加入收藏
您好,欢迎来到上海景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!

雨屋亚洲首展为何堪称“奇观”?

2017-02-28

雨屋亚洲首展为何堪称“奇观”?


兰登国际创始人弗洛里安·奥特克拉斯(右)和翰尼斯·科柯


生活在上海,艺术时常突如其来。


眼下,又一个全城热议,被认为**不能错过的艺术展来了。在纽约,有人为它排队9个小时,至少四对情侣在那里订婚;而在上海,雨屋不仅早已引发网上热议,前两天居然已经出现了山寨版。这个单人体验票要150元,只能在雨屋里呆10分钟的展览,你舍得错过吗?


8月29日,雨屋亚洲首展终于启动。在位于上海徐汇滨江的余德耀美术馆,150平方米的空间里,雨水自天花板如银丝般流下。9月1日起直到12月31日,这个全球**的雨屋将以10分钟一批、每批20人的方式迎接参观者的到来。


雨屋亚洲首展为何堪称“奇观”?


不菲的票价挡不住人们参与其中


雨屋是艺术团体兰登国际的装置作品,曾在伦敦巴比肯中心(2012)和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(2012)展出,成为引来众多参观者和引爆社交媒体的现象级事件。它利用3D追踪摄影机定位参观者的位置,进而控制流水的开关,人到雨停,雨中不湿身。


据报道,2013年夏天,雨屋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(MoMA)展出时,有人为了体验10分钟而足足等了9个小时。据MoMA统计,非会员观众在工作日的平均等待时间是4至5个小时,会员的等待时间是2至3个小时。在周末,非会员等待的时间可能超过5个小时。伦敦的观众也很执着,有观众据称等候了12个小时。对于雨屋在伦敦和纽约引发的热潮,有艺术评论家说,浸入式艺术越来越流行,很多人为了在里面自拍,甘愿在高温天气里受罪。


当然也有人吐槽,有纽约的观众说:“我可不确定它是艺术。”还有人说,“它只是很受脸书欢迎的艺术。”不管怎样,搜索网络,海量的“具有好莱坞式的戏剧化的背光”的雨屋照片和视频总会扑面而来。新奇的艺术作品,批评家的质疑,蜂拥而至的狂热参观者,脸书上无处不在的自拍……共同构成了这个堪称奇观的艺术事件。


雨屋亚洲首展为何堪称“奇观”?


又一个“不可错过”


人们为什么对雨屋如此着迷?原因或许是纽约等大都市的人们饱受争议的特点之一—FOMO(fear of missing out),即担心错过。去年在K11举办的莫奈艺术大展已经成为艺术领域的经典个案,本月转场北京的梵高感映大展,也让人依稀看到上海观众唯恐赶不上城中热事的劲头——这方面上海可完全不输纽约。


比伦敦和纽约人幸运的是,上海雨屋展可以预约参观时段,等候的时间不至于那么漫长。


8月29日下午,天降细雨,丰谷路上人们行色匆匆,他们的目的地大多是余德耀美术馆。室外下雨时,去美术馆里体验身在雨中却不会淋到雨的感觉,当代人真是太会玩了。


第一财经记者作为第一批体验者进入雨屋,起初还是谨慎地在雨屋边缘区域伸手试探,哎,雨果然停了!很快,有些女孩如走T台一般向雨屋深处款款走去,远处的聚光灯让一丝丝坠落的雨水成为闪亮的背景,人和雨,光与影,行进者与观察者,共同成为雨屋的一部分。摄影师们拿着设备“雨中”工作,”观众也开始自拍了,果然,人进雨停,人退雨落,完全没有湿身之忧。有人跳跃,尖叫,尝试在雨中疾跑急停,移动速度一旦过快,雨水会也会落在身上。


“它能给你一种被茧包围的感觉”,兰登国际创始人之一弗洛里安·奥特克拉斯(Florian Ortkrass)说。他对雨屋的阐释在观众等候区的大屏幕上循环播放。被问及人数限制问题,他说,人太多了雨屋里的雨就要完全停了,“对于我们来说,参与的观众越多越好,他们在雨屋里呆得越久越好。但是大家都要尊重其他人与艺术作品接触和互动的机会。”


兰登国际创立于2005年,“团队有大约20个人,包括艺术家、工程师以及技术人员等,我们自己的团队负责项目的所有工作。” 奥特克拉斯和兰登国际的另一位创始人翰尼斯·科柯(Hannes Koch)都是德国人,2005年一同毕业于英国**艺术学院。兰登国际专注于实验性的当代艺术,使用科技作为艺术创作的语言,以参与及互动的方式引发观众对人类行为和自然现象的思考。


8月28日下午,奥特克拉斯和科柯接受了第一财经专访。被问到对希望在雨中撒欢的观众有何要求时,奥特克拉斯和科柯都表示,“其实大家在里边做什么都可以,可以跑可以跳。”他们希望看到每一个观众在雨屋里的各种反应。“但不希望雨屋成为其他活动的背景,比如在里面拍摄MV或者举办时尚活动等。”



加载中

电话号码:13761992287

地址:上海浦东航头镇鹤东村685号

  • 电话咨询
  • 13761992287
  • 15300720802